江苏市民因动车二等票座位在餐车状告铁道部

w88优德官网手机 七娃 浏览

小编:杨金柱在火车上拍下他的车票。这张车票对应的座位在餐车车厢。 状告铁道部的如皋乘客杨金柱实习生 朱云辰 摄 杨金柱当时所在的餐车车厢。 去年11月1日晚,杨金柱上了北京开出的

杨金柱在火车上拍下他的车票。这张车票对应的座位在餐车车厢。

杨金柱在火车上拍下他的车票。这张车票对应的座位在餐车车厢。


状告铁道部的如皋乘客杨金柱实习生 朱云辰 摄

状告铁道部的如皋乘客杨金柱实习生 朱云辰 摄


杨金柱当时所在的餐车车厢。

杨金柱当时所在的餐车车厢。


  去年11月1日晚,杨金柱上了北京开出的D309列车后发现,他的动车二等票所对应的座位竟在餐车车厢。为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杨金柱给铁道部写信要求信息公开,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他所申请的内容并非政府公开信息范畴。为此,杨金柱,这位如皋某企业的普通职员决定:与铁道部打一场官司。

  5月24日,杨金柱诉铁道部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职责一案将在北京开庭。尽管结果可能并不乐观,但杨金柱认为,这场诉讼的意义远大于这场官司本身。

  □快报记者 张瑜

  [乘车遭遇]

  动车二等票竟是餐车票

  41岁的杨金柱老家在连云港,多年前来到南通如皋的一家公司上班。

  “我因工作经常出差,所以乘火车是常事。”昨天下午,来到南京的杨金柱对记者说。

  去年10月底,杨金柱去河北、北京出差,按原计划,他该在11月1日返回如皋。10月30日上午,杨金柱在河北的保定火车站售票处购买了返程票,是从北京南站开往无锡的D309动车组,票价是二等座301元。根据车票信息显示,他的座位在8车厢8座。

  11月1日晚,杨金柱上了D309次列车发现,8车厢竟然是在餐车。该车厢内有餐桌和吧台,大概40个座位,而吧台旁的走道两边则堆放大量床单等杂物。

  “很多乘客都觉得不可思议。”杨金柱说,他和其他乘客当即要求乘务人员按车票标明的二等座安排,可得到的答复却是,8号车厢就是餐车。“这种情况下,作为乘客我们可以要求退票或打折,但乘务人员却说,火车票是铁道部安排火车站卖,与他们无关。”很多乘客都很恼火。

  杨金柱说,他是在无锡站下车,整个旅程大概9个小时,而餐车上的硬座位,根本没法让他靠着睡觉。

  [欲讨说法]

  申请信息公开却无回音

  回到如皋后,杨金柱决定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按规定,如果动车要卖餐车座位,必须是普通的一等、二等座票全部卖光了才行。”杨金柱说,根据规定,无论是火车站还是代售点,售票窗口在给乘客出票前,应该明确告诉乘客,这张票的座位是餐车座位,让乘客选择。

  “可是我买票时,售票员什么都没说,就把一张二等座的车票给我了啊!”杨金柱说,“票面上也没写明座位是餐车座位。”

  去年11月5日,杨金柱向铁道部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我给铁道部写信,就是想要个解释,铁道部在卖餐车的座票,你们的依据到底是什么?”杨金柱申请铁道部公开相关信息,但这份申请发出去15天后,依然没有得到回复。此时,他决定起诉铁道部。

  2010年11月25日,杨金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他认为自己要求信息公开的申请未得到回应,铁道部存在行政不作为行为。

  [铁道部回应]

  卖餐车票是企业行为

  “餐车其实是所有旅客就餐的地方,其他正常购票的乘客所购买的服务中,已经包含了餐车服务,现在把餐车票卖给了部分乘客,其实是侵犯了这些乘客的权益。”杨金柱说。

  就在杨金柱提起行政诉讼后,铁道部委托了上海铁路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的相关人员和杨金柱沟通解释。“去年12月底,上海方面的人做出解释,说铁道部没有关于卖餐车票的规定,这是铁路运输企业的行为。”杨金柱并不满意这个答复,“既然没有规定,你们凭什么可以这么做?”

  今年4月底,铁道部对杨金柱诉讼做出答辩。在这份答辩状中,铁道部提出了两点内容:首先,出售餐车票是相关铁路运输企业的自主经营行为,铁道部并没有杨金柱所申请公开的出售餐车票的相关规定,而杨金柱的申请也并非政府公开信息,所以铁道部无法提供政府信息。其次,铁道部此前已在法定期限内,委托上海的有关部门做出解释。据此,铁道部请求法院依法驳回杨金柱的诉求。

  “铁道部其实在回避问题,要么你公开信息,如果没有规定可以公开,那凭什么可以随意出售餐车票呢?”杨金柱说。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当前网址:http://www.zlxyx.com/tutorials/3177.html

 
你可能喜欢的: